2020年5月6日就算是立夏,我也就跟着周围炽热起来了。南昌的日出也早了挺多。明明没多久前,天还没亮,就要从睡梦中拉出来洗漱上课的。

倘是以事后人的视角来看,时间过得实在是太快。今天就到了中考体育测试的日子。

测试地点是南昌一专,我们第一批考,便早早地搭包车前去了。路途不远,走洪都高架和英雄大桥,大概是三四十分钟左右的路程。到达时也才七点多。毕竟是考试,不早一点不行的。

早晨的天上看不到太阳,有的也只是铺满的云。我看到这般遮蔽物,虽然不是很恼人,但这灰天搅得心态也不是特别好吧。

也是早早地,考试学校门口早已排好了几对人。那几队人中,除了本校的同学,还有我好几名旧友现今所在的学校的队伍。

5月8日上午考试的学校,一个是我所在的私立MD学校,还有一个是二十八中江铃学校。

如果能有机会碰到几位故人该多好。


热身完后,就要准备去检录了。

隔着体育场的围网,就能看到场地内立起了一个个棚子,陈列好了一个个设备,左边就是待命中的救护车。

隐隐约约看到已经是有人开始考试了。

体育中考是按报考项目来分的,我在人群中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组。

我们这组报的是【五十米短跑 + 排球垫球 + 一千米长跑】,七班就四个人,Sans、老王、我,还有个全班第一欠的鸟哥,可怜的阿杰,和我们考同样的项目,被分在了另外一组。稍稍热身完后,我们几个便拿了身份证,准备去排队检录了。

趁着检录前,我灌下了一罐RedBull,来召唤老朽的「Stand Power」。

达成成就 · 每日残机补给(1/1)

本组教官核对身份证后,就开始挨个儿贴条形码,我是18号,排在本组后头。再之后,就是去检录入场,需要挨个儿刷身份证并拍照。然后就是等待……

Sans也是闲着,嘴唇一嘟,吹起了口哨。若非我们不是死宅,也不会听出他哼的是令人心肌梗塞的小曲儿。想起来,昨天晚自习前我们几个人顺利地在班上把心梗文学部推到了晴天娃娃。

“我轻轻地打开了门。”

“这是你的晴天娃娃吗?”(来自萌娘百科)

然后让半个班的同学看到了晴天娃娃。

这半个班的同学目瞪口呆,我们三个高兴地忘乎其形,若是要生动形象的比喻,那就是初三七班出了三个还没有中举就疯了的范进。

在正式开始考体育项目前想到这个,感觉轻松了许多。然后俺和老王就被Sans同化了。


过了稍久,教官就带着我们这一队人上了跑道,领着我们到了体育场的北面。是测50米跑。

跑道上有条黄线,右侧的棚子里是考官等STAFFs,旁边还放着个大型音响。

“先试听发令音频。”考官如是说道。

“开始测试……各就各位……”

“后撤步!!!”

我不自觉地喊出了这么一句。

本组成员齐刷刷地看向了我。

达成成就 · 每天一个社死小妙招(1/1)

五十米跑很快测完的。

我们最后五个人一起跑,几乎是同时到达终点的,用一个精辟的词来概括,那就是整齐划一。

查询成绩,七秒整,满分七秒三。算是个好的开头吧。


然后就是到室内去考排球。

原本我们几个估计,我们这组考50米和排球的,全部测完大概也就四十五来分钟的样子。现在,这个假设被推翻了。室内场地挺小的,里面已经有几组在排队了。我站在原地东张西望,大概是在寻找人吧。

隐隐约约看到了熟悉而又陌生了的身影。

远处几个隔壁班的好友见了咱,远远地在门外目视着我们。然后举起手臂,竖起大拇指。这边几个人也就做起同样的姿势,共勉。

紧张的心经过漫长的等待,也就松弛不下来了。

“球挺软的。”也只是听出来的同校生这么说。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教官指挥我们入场。

バレー部女子 - Pixiv_ID:67853175

场地不大,但还是能容得下四五支队伍。而每支队伍中都有着形形色色的考生。能看到的,就是跃起、落下、跃起、落下的排球。

尽管考官和STAFFs让考生们保持安静,但却阻挡不住捷胜者的欣喜与精力旺盛者的跃跃欲试。除了人群的嘈杂声,便是如人心跳般的计数器的滴滴声。

“网管,看那边。”Sans轻声说,指向不远处的队伍——二十八中江铃学校的一个女生组,“其他学校的女生都这么开放的吗?”。

我细细打量了一番,却未察觉出异样。“她们有短裤哎~”

也是,私立MD学校女生校服有西装、有大衣、有长袖运动服、有短裙,却就是没有运动短裤。运动短裤是给男生的,而女生却只能在炽热的万里无云的艳阳里穿着长裤进行高强度的体育训练。这怕也是私立MD学校的特色之一:平等(

“倘若是我们排球没垫满分,没法儿和头头交代时,就说旁边的女生都穿短裤,把人的目光都吸走了。”

wdnmd都这个时候了还在看美女。

我默默地看着鸟哥垫排球,下一个就到俺了,无意之中却觉得贴手臂上的条形码可以这么玩:

框架的上方是计数器,我走进测试仪器所组成的框架的中央,面对考官,站立片刻,随后用左手扯住右手的袖口,露出手臂上的条形码,用极具违和感的太监音试图模仿某个风纪委员的声线,摆出优雅的姿势说道:

“Judgement DEATH☆~”

然后我就厚着脸皮把这个想法告诉老王和Sans……

达成成就 · 爆裂吧,现实!粉碎吧,精神!放逐这个世界!(1/1)


最终还是轮到我上了……

在紧张之中,我排球还是没有垫好。原以为心中的波涛已经被平定,却在关键时刻仿佛被巨浪卷起。

第一次测试是22个,第二次测试也就是最终成绩,30个。距离满分也就差10个。该怎么说呢?是可惜,还是失落?

尘埃落定了,已经是既定事实了。无所谓了。

“没关系,排球这个差10个最多扣个两分。”同组的男生如此安慰着。即便只是在同一个教学楼见过几次面,听到这番话语,感觉还是挺令人心里暖暖的。

Sans和老王测完,教官就把我们领出去了。

重头戏要来了……


从室内走出,我拿了杯子接了些水。

隐约感觉有些腹痛,但不是很剧烈,所以还是忍下来了。一千米长跑可是压轴的项目啊。

少顷,我们就被转移到了环形跑道中的草场上的棚子中。天是亮的,虽然还是阴云遮蔽,但至少有些日光洒落。

“拿那边的蓝色马甲穿上!记住芯片朝前面。”本来以为还要等多久,没想到坐了五分钟不到就得上跑道了。

即便说在起跑前就在自我提醒:“稳住,我们能赢”,但跑道上周围的一片寂静以及发令前的紧迫感不得不使我提着砰砰直跳的心集中注意力。虽然不是跑50米,但因为惯性,我还是这么做了。

“各就各位……”

随着一声枪响,一队人冲了出去。

七班的四个人紧紧跟着。场外是欢呼声,喝彩声,吼叫声。欢呼声是跑到周围那帮女生中传出来的,喝彩声貌似是场外的家长们的,至于那吼叫声——不必多问了,一定是年级组长的。

“王**加油!”,“谢Sans加油!”,“鸟哥加油!”,这都是初三七班的女子喊出来的,反正我不配接受这般喝彩。

“向前跑!迎着冷眼和嘲笑!”

是的呢,外人的目光也不必在意了,阿卡林力场什么的也不必忧虑了。

印象中,跑道上我貌似在心里哼着GALA的歌,然后跟着王和Sans。跑过了最后半圈。

3分28秒,满分过线。

STAGE CLEAR!

我们几个躬着身子,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我的四肢发软,汗水也湿透了衣襟。

我,58/60。

少许休息了会儿,我们确认了成绩就签了字,领回了身份证,然后离开田径场了。


在门口就遇见了昔日的旧友。

我和他们稍稍打了个招呼,然后就互相询问成绩,亦或者是问问近况。班主任在场,我也没敢和他们谈论过多。

昔日朋友,岂能相忘?

天上已是明亮而又深沉的碧蓝。我和他们互相勉励,互相祝福,便离去了。

未来的路还很漫长。希望数年之后诸位还好。


后续·I:

回到学校,第一件事——吃饭。

我和老王打好饭,就见着Sans大摇大摆地提着一瓶可口可乐过来了。那种走路姿势真的很容易被打。

“考完了,开一瓶庆祝一下?”

“你等等……”

我与老王又在学校小卖部和食堂之间奔波了一阵,我俩各自又提了瓶可乐。

Sans远远地就在食堂门口候着了。他老人家话也没说,直接拧开了可乐瓶盖,“我TM射爆!!”

老王接着,我最后,三个人在学校食堂门口,真就和范进那样,憨笑着甩着喷射中的可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网——管——喷——射——”

远处的同年级男生女生如看猴子一般看着这三位范进。

也许,这就是青春吧。

最终的结果是,那俩小碧崽子喷出的白色的混着CO2的可乐液体滋了我一身


后续·II:

又是几个男生聚在一起吃饭。

“你们几个排球垫了多少个?”

“满分哎”鸟哥简短地答道。

“三十”,我扭过头去,曰:

わたしね、ほんとバカ

达成成就 · 日常迫害阿爽

倭国有一虚渊玄者,号老虚,好属文。旦起,见一蓝发女子,手持锐刃,身着异服,性情豪放,所向披靡,便曰:“噫!此女子甚善。”。乃属文记之。明日,女子含笑泪于驿,谓其妻曰,“吾,愚甚!”遂化而为妖魔后殇。世人疑此乃虚渊玄所迫,皆恐之,称其人乃“爱之战士”也。

“网管这个人垫排球好nb的!你知道吗?他垫着垫着失误排球本来要出界的,计数器没检测到,排球撞到墙上弹回来了,他又接住,又……”

邻桌的都笑了,嗯,我算是看到了我自己垫排球的糗样。


没了。

阿波連さんははかれない - Pixiv_ID:78695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