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只是笼中的一只鸟。

它不知自己何时被拘押,在它的记忆中,曾经是自由的。

它始终向往着翱翔于青空,沐浴于春光之下,鸟瞰宽广的大地和海洋。

明明它也本应如此。

……

这个朴素到连屋顶都没有,仅保留框架的单间,设在一个充满人情味的街区。

每天都有人给这里供应水和谷物,但鸟儿活得一点也不快活。

它成天无所事事,除了望着天发呆,就是看看这单间下面的几个老头子围坐一块儿打牌下象棋,顺便发几句牢骚。

那些老头子反而很喜欢听它发牢骚。与其说是喜欢,不如说是挑衅。

重复着,重复着,无趣的生活。

-1

反正也出不去。

直到一天,它见到了一只鸽子。

在人类活动的地方,其他的飞禽是很少出现的,只有鸽子才能算是它可能常见到的同类了。

经过一番对视,鸽子先发话了:

“真可怜。你被关在这里吗?”

笼中鸟沉默着。

“不想想怎么出去吗?”

笼中鸟沉默着。

就算拼尽全力挣脱,也逃不出的。

人类的身躯比一只鸟要大好几倍,就算逃过人类的爪子,估计他们也会在刹那间追上,然后将它押送回这竹笼单间。

燕子自此就再也没来过。

继续,重复着,重复着,无趣的生活。

它一如既往地吃着牢饭,看着天空发呆,然后听着老头子打牌下象棋,发着牢骚。

日复一日。

终于,它带着遗憾度过了两年,死在了这竹笼中。

1

就算囚禁于此,它仍然想着蓝天。

直到一天,它见到了一只鸽子。

在人类活动的地方,其他的飞禽是很少出现的,只有鸽子才能算是它可能常见到的同类了。

经过一番对视,鸽子先发话了:

“真可怜。你被关在这里吗?”

笼中鸟沉默着。

“不想想怎么出去吗?”

笼中鸟沉默着。

它太羡慕那鸽子了,能够自由穿梭于楼房之间,在城市上方俯瞰这繁荣的一切。

终有一天,那位提供谷物和水的人,将它从笼中带了出来。

那人一只手托着它,玩弄它,亵渎它。

它趁人不备,猛地向人啄了一口,然后往扑着翅膀,向远方疾翔。

……

它翱翔于蓝天,而下方着实令它惊异。

这是它第一次见这宏伟的建筑群,这般景象是它在森林中绝对不会见到的。

它飞得很快乐,直至傍晚。

夕阳带走了最后一点余晖。街灯亮起,闪烁,变幻,照亮了整座城市。

而它迷失了方向。

……

第二天早上,当大多数人还正处在睡梦之中时,环卫工人就已经开始工作了。

他们清走了街上的垃圾,包括一只死鸟。

±∞

它还是在那笼中。

直到一天,它见到了一只鸽子。

在人类活动的地方,其他的飞禽是很少出现的,只有鸽子才能算是它可能常见到的同类了。

经过一番对视,鸽子先发话了:

“真可怜。你被关在这里吗?”

笼中鸟沉默着。

“不想想怎么出去吗?”

笼中鸟沉默着。

……


Aug. 3rd, 2021.

无聊而记。

フライングお誕生日 Pixiv_ID:28788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