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春来却没有了往年的春日的柔。

三月没有几天的阳春。遮蔽着天空的,多是阴翳。最近几天还下了雷阵雨和冰雹,搅得人半夜睡不着觉了。

“这天公还真会择时,下‘及时雨’。”我常暗暗咒骂道。这般气候,活人心头也能憋出瘴气来。

也就是这样,我身上时刻备着一把伞。


在学校还是如往常一般。早晚八节课,晚自习三个半小时,吃饭在学校解决。每天还是如往常一般过,除了周三在外头报了班,晚自习请假。

中考也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近了……而听老师在班上吐槽过最多的一句话是:“就剩七十几天了连一点紧迫感都没有。”

不知道究竟是我一个人的佛系还是全班都丧失了斗志,各位对这个都不感冒,或许是在书卷的海洋里溺水了吧。

学业上,我还是选择以平常心对待,每天进步一点点就好。我做不到每天埋在书本中,也很难放下那些杂念,这也不现实。

人是目的,不是手段。我们不是学习的机器,而是学习的目的。


我的每天基本上都是在咖啡因的陪伴下度过的。

虽说最近也没怎么熬夜,但还是有咖啡因的需要,即便咖啡因有成瘾性。

除了晚自习请假的周三傍晚,我会在前去机构的路上订好现磨咖啡,其他的基本上都是在学校的商店直接买即饮咖啡喝完。

咖啡因这种东西,还是尽量少摄入吧。


中午吃饭,可以算是忙碌之余能够喘一口气的时段了。几个人坐在一起吃着饭闲谈,也是常有的。

虽说我周围有几个朋友,但我在几群人之间确是没多少存在感的。

同是阿卡林省人,我也不知道为何我的阿卡林力场如此强烈,以至于盖格计数器都探测不到(bushi)。也正因此,Sans(基友)还特意在“阿卡林”的基础上给我改成了一个更接地气的绰号:

“阿莫西林”


前几天一起吃饭,我的阿卡林力场掉了许多。

“你们几个听说了吗?”

“听说了啥?”

“哎呀,网管没给你们发?”

“发……发什么啊?”

几个人一齐看向我,我的内心毫无波澜。

“网管他女装了。”

然后这几个人就“yooooooo~”地欢呼起来,我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在心中暗暗想道:

老朽的照片岂是尔辈人能看的?休想。”


清明节那天,学校本来打算组织考试,不过还是被勇士端了。上午十点就放学了。

原本定在4月5日前去昌北祭扫方志敏烈士墓的,但因为难得空得出时间,就在当天前去了。

白菊

伟人

生平

祥松者,志在公天下也。

无惧于天地,不降于暴君,一身正气,血洒刑场无悔意。

威不挫其气,利弗动冰心,半方坟墓,尽开世间自由花。

“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顺应历史者,或死于反动者之手。至于反动者,卒受历史之制裁。此大势所趋也。

天空中的阴翳,妄想着阻挡日光的降临,终究是不可能的。


4月7号。

因为看到凡尘纪有一个友链朋友圈的功能,所以一直想整一个。

但经过尝试,发现要配置太多东西(需要整LeanCloud、Github Action和Vercel,友链还得单独创建一个储存库),所以放弃了小冰老师的友链朋友圈的方案,自己纯手撸了一个。

后台还是原来的配方——西伯利亚土豆厂的服务器挂上FRP。因为咱应届生没有太多时间,所以还是使用了大名鼎鼎的胶水语言Py3来实时刷新并输出文章列表JSON(而非使用CGI)。后端在4月5号晚上就完成了。前端也比较棘手,但至少也还勉勉强强做出点列表样子。芜湖!

为了和“友链朋友圈”区分开来,我称其为“友链文章聚合”。等有时间再把脚本发出来。


而另外一件事情就算学校居然临时安排春游,而且破天荒地包括了苦逼初三党。

但令人感到尴尬的是,去的地方是“方志敏烈士陵园”和“西汉海昏侯博物馆”。

感觉再前去打搅先烈不符礼节……但校方要求全体学生都得参加,所以我也没办法。

…( _ _)ノ|

新入生 - Pixiv_ID:47974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