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我梅菲斯特交易的人不在少数,最为有名的是浮士德。当然,我交易的对象并不仅限于浮士德,我会受人们潜意识中对「恶」的需要的委托而到来,并与之交易。就算我被天使打败了,与其他客户的交易还是不能停止。小本生意,小本生意。

现实中的当代社会不是有很多悲剧吗?这些基本上都是我的杰作,也是那些与我作交易的人的归宿。目前我在东亚的交易次数更多了,交易的对象也更多了,悲剧也就更多了。至于说那些甲方的结局,在我的记忆中,除了浮士德这厮受到上帝的爱戴而遭到赦免,其余大多数人都在死后下了地狱。

不过,有一小生,并没有所谓结局之说。这一小生也是我一个恶魔最为哀怜的,暂且称其为β君吧。我初次受其召唤还是在公元2020的一个冬夜,大概位置是中国的东南部的一所中学。

上空本是绝望的黑色,却被人们束之高阁的各类灯具所迸发出的灯光冲淡了,留下的温暖也被风冲走。从天而降的神圣的白雪,也仅仅在路灯下形成光束后,无力地飘下,化为雪水,最终与污水同流合污。已是晚上十点,街上行人不再,商铺打烊,就连露宿者也未见一个,仅有的少许车辆,也就匆匆地来,激起柏油路旁的积水,然后又匆匆地去了。如此一个看上去温暖却实则冰冷的都市。

甲方β应该是刚下晚自习吧,站在街上,应该是等候多时了。他所穿着的衣服湿透了,在寒风中吐着蒸汽,时不时哆嗦两下子。我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大概是被我的美貌折服了,他战兢了两下,后退了几步。

“你,你是……”

“不是你呼唤我前来的吗?客、户、桑、β?”

虽说并不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年轻的客户,我还是想挑逗以下他。但我意识到我是来和他交易的,就顺理成章地清了清嗓子。

“咳咳……我是梅菲斯特,收到你的呼唤前来和你交易的。所以,说出你的需求吧,我会给你开个价的。”

“我……我想从人群中隐秘,如幽灵一般。”

“所以,你是要抛弃人类的肉体吗?代价是终身的寿命。”

他迟疑了。

“如果不抛弃人类肉体的话,那只能算是隐身这种特殊能力吧。你选择抛弃人类的肉体吗?代价是终身的寿命。当然,当你从肉体中出来,那么寿命也就对于你没有意义了。”

他点了点头。

以往同我交易的人的需求,具体来说要分三类:第一类,比较多见,是投资自己或他人的需求。也就是使得自己或他人拥有物质或者特异能力的需求;第二类,比较多见,有损于他人的需求,就比如对他人的诅咒;第三类,不满足以上两种类型两者的需求。之所以算第三类而非第一类,是因为这次的交易会让甲方的发生本质上的改变。

我想询问他的境况,却还是将问题咽回去了。这并非恶魔应有的义务。

“这是最后反悔的机会。你还要继续进行交易吗?”

如方才那般,他懦弱地点了点头。

“成交。”

我一说完,他的肉体发出耀眼的白光,如雪花一般消散,在空中溶解。而这后面,是与他的肉体形态相似的灵魂。他从肉体中费尽全力挣脱出来,然后徒劳地打量了自身。

“你看不到你自己的肉体,你也看不到你自己的镜像,你作为人类已经不存在了。”

我看得见他,他看不见自己。

“那么,告辞。”

或许他可以选择做一个透明人,只是怕他在交易后的第一天如同其他相同需求的甲方那样死于车祸。

在这之后,我时不时暗中观察这个少年。大概是人类的本性还没改掉吧,β的第一天是在女更衣室中度过的。当时我真的是偷笑着观察这小鬼的。之后他就再也没去过了。真是幼稚,失去了身体机能的他,怎么可能会对同龄的少女产生性幻想呢?他到现在也只是一个连幽灵都算不上的东西,只能默默地观察这一切,无法对现实世界做出任何更改。

他也常常游荡于学校。β的学校、β的班级,都在议论着一个学生的消失,β的双亲也常常出现在学校了。而β只能看着这一切。他对他的同学们打过招呼,没人看得见。他哭着向人们陈述着什么,实质上是他在对着空气说话,而他周围的人,也无法从空气中听到他的话语。

我观察了他的班级。一间教室,三尺讲台,五十余对桌椅。桌上的陈列各有不同,只有他的桌面——位于第三组倒数第二排——是空的,没有一根毛发。教室的四面,两面是窗户,前面是黑板和上课用的一体机,还贴着两张表,一张有关班干部,β是劳动委员,另一张有关学习成绩,β在倒数第十。后面是储物柜、书架、劳动工具和贴满照片的黑板,照片上几乎没有β的影子。这算是对他交易前的处境的陈述——β是个不被人关心、不受人待见、学习差劲的工具人。

因为他成绩差所以没人在意他,因为没人在意他所以他成绩差。从他的角度来说,从这种恶性循环中解脱或许是明智的。

我还在他卧室的柜子中找到几片手机的残骸,这部手机大概因什么原因被暴力地销毁过。

讽刺的是,在β消失后的几天里,人们最为关心的,反而是β的下落。如芥川笔下的旁观者的利己主义纷纷凸显出来了。

尽管家中还是习惯着给他留一碗饭,尽管他教室中的座位还未被调开,尽管街道上张贴着他的寻人启事。他也只能以泪洗面,静静地看着着一切。他终究还是后悔了。

他找到我,请求归还他作为人的形体。

“抱歉,我做不到。”

我无能为力。他作为人的形体早已虚无了。由于与恶魔交易,他也失去了转生投胎的权利。

他呆呆地跪在地上,不知所措,随后如一个婴儿,嚎啕大哭起来……

三月的一个早晨,或许是他想要变回人类的愿望过于热切,奇迹发生了。他在街上醒来,站起,茫茫然地发现自己的手脚、身体。他全裸着身子,扶着墙,走在街上。这是他第一次感觉自己真正意义上存在过。

“喂!你没事吧?”

一个警察赶过来搀扶他,他无力地倒在地上,之后就被送去了医院。

他的家人欣喜地赶来,他的亲朋好友、老师同学都前来看望……他们如看待失而复得的宝物一般围着病床。

不久,他就出院了。

往后的一段时间里,他持续了一会儿正常人的生活。

但也仅仅是短暂的一段时间。在大约半年后,他再度变得不受人待见,而之后,又失去作为人类的肉体了。这一变,就再也没变回来。

当人们还在试图找寻他的踪迹时,他或许就在找寻他的人的身旁。还是如先前一样,没有人能够感知到他的存在,他也无法对现实中任何微小的事物做出改变。只不过,他没再以泪洗面了。

不久,人们立起了他的墓碑,还点了三根香,表现得很虔诚的样子。我在他身边,他也只是注视着全过程。

他只是冷笑着,静静地观察着这充满「恶」的俗世的一切,不被天堂接纳,不被地狱招收。他已经不在意是否有人在乎他了。因为人际关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利己主义的产物。

而他的存在,算是莫大的悲剧。

2021年9月12日

「中身が無い」, Pixiv_ID: 76685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