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

只是一段新的开始。不过,在意料之外的是,相比于在私立MD学校的初中生活,现阶段在市立实验中学的自我感受或许会稍好一些。

根源出在哪里?说到底还是公办教育的最终目的是教书育人(?),而民办教育的最终目的是升学率。说到底,我应该是因「吊车尾」之罪从那种绝对的「实力主义至上的教室」脱离出来的「差生」。嗯,我的确有这么想过。

“双减”?减了吗?好像隔壁那位朋友的学校正大搞特稿形式主义,因而没减,反正我们是减了的。只不过,“双减”,是“减减”。

负负得正,学业压力反而增大了。

更要命的是,阿卡林省2021级的准·高考考生,所面对的又是一场改革,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说到底,补习机构是罚不倒的,因为市场需求摆在那里,“双减”,说到底,治标不治本。


不谈长远的事了。

新的环境,新的面貌,新的人际关系……一切都重置了。

终于懂得了「存在感」重要性,敢在陌生的众人面前口嗨式地作自我介绍了。

也因此,我除了本名,还多了三个绰号:

  • “网管”嗯没错我在新环境还是被册封为网管了

  • “河童”我QQ昵称,暑假时在贴吧找到一个2021级的新生群,然后班上就有人认识我了

  • “细胞”因为我在进行那种口嗨式的自我介绍时,穿着一件印有“细胞”字样的白色T恤

如果实在要算上的话,那就是我下铺那位满怀好意地给我贴的标签:

  • “国粹” - 因为我有时会拿带「媽」的高雅短语作语气助词,不过那位为我贴标签的带好人也近乎如此

有时我也被班里的同学们认作“社交NB症”者。(可能也是因为我接连两次意外闯入隔壁五班的教室……)当然,也没有他们所想的那么简单,有些时候还是我刻意去哗众取宠的。

新环境,老师对我也挺关照。至少来说,相比初中,受表扬的次数更多了(一些)。班主任主教历史,对于一芥文科生(目前我的规划选科是历史、政治、地理)而言,是再好不过的。其他的课,典型如语文、英语和政治,都是非常开放的,在规则的范围内,还是能够畅所欲言的。

总体而言,相比于在私立MD学校的初中生活,现阶段在市立实验中学的自我感受或许会稍好一些。


双减下来,书就有时间看了。

从九月初到现在, 看完了《伪物语(上/下)》、《芥川龙之介小说选集》(还包括一部书名为《罗生门》但内容不只《罗生门》这一篇小说的小说集,收录了《河童》)这些小说,大略读了读马克思的《雇佣劳动与资本》。中秋三天假,买了四册《毛选》,目前第一册看完一半。

照片

Aug. 30th

初来乍到。拍摄于2021年8月30日10时17分

Sept. 3rd

(自拍)拍摄于2021年9月3日17时40分

去往地铁站的接驳车上。拍摄于2021年9月3日18时01分

Sept. 10th

校园一角。左为校体育馆,右为宿舍楼。拍摄于2021年9月10日17时15分

在寝室阳台瞭望,近处是高新区的一些平房,远处是南钢的烟筒,初中道口的火车便是从这里出发的。拍摄于2021年9月10日下午17时19分

Sept. 12th

男寝612。拍摄:帆哥(樱花即散)。拍摄于2021年9月12日17时09分

(得意之作)男生宿舍走廊的黄昏。拍摄于2021年9月12日18时19分

学校门口的广场,旗杆后面是和美剧场,新高一学生没有进入过。拍摄:帆哥(樱花即散)。拍摄于2021年9月12日18时30分

Sept. 18th

因事在学校呆了几十分钟,没赶上接驳车,独自骑行于去往地铁站归家的路上。拍摄于2021年9月18日18时43分

Sept. 30th

胭脂色的黄昏。拍摄于2021年9月30日18时20分

(国庆节前地铁站的队伍异常之多,只好改坐公交,候车时见日色朦胧,随手而摄)

时间不明

同样是日落,“和乐楼”是音乐生的琴房,左侧高楼是给老师住的,前头又是一望无际的原野。拍摄:帆哥(樱花即散)

黄昏的美术生的“尚美楼”以及文化生的教学楼。拍摄:帆哥(樱花即散)

拍摄:帆哥(樱花即散)

操场一角。拍摄:帆哥(樱花即散)

拍摄:帆哥(樱花即散)

拍摄:帆哥(樱花即散)

手账

(手残,人体体块还不会,先用Q版将就将就,不喜轻喷)

Sept. 8th

《关于发校服时我错拿到女生裤裙这件事情》

Sept. 13th

《关于我接连两次走错到隔壁五班这件事情》(因为我只想画妹子所以我……)

Sept. 16th

小酌咖啡两杯,忽而来了兴致,随手而画

Sept. 20th

临摹·黑江(《魔法纪录》)

Bonus

(怀疑人生)

ごめ、黒江さん。

アイ、トラァイド、マアイ、ベスト
(I tried my b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