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貌似一直在追寻着什么……不间断地追寻,以至于忘却了我所追寻的是什么。

后来才慢慢想起来,我在追寻我那已死的幼驯染C。她此前和我关系一直不错,但后面她比我优秀太多,我感到压力,就开始逃避她了。

再后来,她死于疾病。

惭愧。

她此前的生活过得很好,前些天去高中报到,母上在路上提及了她。她考上了红谷滩二中,准备住校。

事发太突然了。


夜里,我打算下楼买些夜宵,就顺手拿走了我的索尼XZ1。

当我买完东西上楼时,电梯却带我去了顶层,即便我按的是我家所在的楼层。走出电梯,我看见有一个老头子也在顶楼的楼道踌躇。

这个老头子在平日经常下来遛弯来着。

我没办法,去走安全通道。

老头子一把把我拉住:

“你是下去是吧?”

“对。”

“我没有火把,能跟你吗?”

奇了怪了,走个楼梯要什么火把?

我打开手机自带的闪关灯充当手电筒,在安全出口的平台向下照射。

漆黑一片。

我大概猜到走这里会出意外。

索性就直接坐电梯回到了一楼。

走出单元楼,我意外地发现我出现在市第五医院门口。这里离我家大概有三公里左右。

真他娘的是闹鬼了。

我在街上彷徨着。


奇怪的是,就正好碰到了昔日的同学。老王,Sans,阿杰,还有狗子,神仙,阿甘,坤坤……

真是奇了怪了,大半夜的,不回家做甚,聚集在这里是在组织什么邪教活动吗?

现在是午夜,对,确实是午夜0点,我还特意用ntp对过一次时间。

更为奇怪的是,在现在这个时间,马路上还是可以出现正在运营的88路公交车,正常来说,现在不是88路的运营时间。

“真是*了狗了。”

太奇怪了,太不符合常理了。

“仿佛就在梦中,对吧?”

后面是老王。

我揣测着此人说话的意图。

“梦中?”

是我在做梦?

可能吧。


也不知道天是什么时候亮的,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租了个共享电动车。

我拿出手机,划开通知,无意间注意到现在是早上五点。

阿杰在一旁玩弄着我的iPod。

我突然按错了。

奇了怪了。

我的现役机型明明是荣耀9A来着,用过的索尼机型除了LT18i,那就只剩下碎屏的Xperia X Performance。

我确信我身处梦境之中。

我闭眼了。


睁眼,梦终。

我面向天花板。

这里就是现实了吧?

我拿起我的荣耀9A,现在是午夜零点。

前文所发生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幼驯染C当然也还健在,只是我的潜意识中的嫉妒作祟罢。

那边的世界,大概如《叛逆的物语》一样,随着我的觉醒而毁灭了。

这是个有趣的梦,属文记之,属文记之。